苟晓丽|“危害最小化”目标下的澳大利亚禁毒实践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22 22:59

“危害最小化”目标下的澳大利亚禁毒实践

  文章来源:《中国禁毒报》2020年10月16日

  作者简历:苟晓丽,国家毒品问题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澳大利亚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较为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但毒品的泛滥就像是其蓝天白云下的阴影,给澳大利亚社会和人民造成了严重危害。面对日益严峻的毒品问题,澳大利亚政府采取了积极行动,通过成立专门的禁毒机构、确立全国禁毒战略、广泛开展治疗服务等方式,努力减少毒品带来的危害。

  一、日益严峻的毒品问题

  澳大利亚健康与福利研究院在2016年发布了《全国禁毒战略家庭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在14岁及以上的澳大利亚人群中,43%的人使用过毒品,16%的人在接受调查之前的12个月内使用过毒品。其中,大麻是最常用的毒品。在澳大利亚,一生中使用过大麻的人数占35%,10%的人在接受调查之前的12个月内使用过大麻。摇头丸位居第二,11.9%的人长期使用。致幻剂位居第三,9.4%的人长期使用。还有1.3%的人一生中使用过海洛因,0.2%的人在接受调查之前的12个月内使用过海洛因。该机构最新发布的《2018-2019年澳大利亚酒精和毒品治疗服务》报告显示:2018-2019年,在因自己吸毒而寻求治疗的人群中,66%的人使用甲基苯丙胺,28%的人使用安非他命,20%的人使用大麻且年龄在10-19岁的青年人占58%,5%的人吸食海洛因且年龄在30-49岁之间。此外,2019年澳大利亚国家阿片类药物治疗年度统计数据显示,接受调查的人当中39%有阿片类药物依赖性,其中海洛因是最常见的依赖药物。

  毒品泛滥给澳大利亚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财政成本。据估算,2013-2014年,澳大利亚为管控甲基苯丙胺耗费超过50亿美元;2015-2016年,澳大利亚为管控阿片类药物耗费达157.6亿美元。同时,毒品滥用对澳大利亚人民的健康造成了严重后果,数以千计的人因毒品而丧命。

  二、专业化的禁毒机构

  为了更好地开展禁毒工作,澳大利亚在2015年成立了毒品与酒精部长论坛(The Ministerial Drug and Alcohol Forum),作为负责全国毒品政策执行和监管的最高职能机构。其常设机构国家毒品战略委员会(The National Drug Strategy Committee)由澳大利亚政府内负责酒精和毒品政策制定以及健康和执法部门的高级官员组成,负责开展日常禁毒管理工作。澳大利亚健康部长咨询议会(Australian Health Ministers Advisory Council)、精神健康委员会(Mental Health Principal Committee)以及全国高级法务和警务官员小组(National Justice and Policing Senior Officials Group)也与国家毒品战略委员会紧密合作,共同开展日常工作。同时,国家毒品战略委员会还可以根据自身需要,灵活组建由相关领域专家、科研人员和情报人员组成的非常设委员会。

  此外,澳大利亚的非政府组织也在禁毒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许多非政府组织为吸毒者提供了全面细致的服务帮助,包括生活照顾、心理辅导、宣传教育、咨询培训等内容,并使禁毒宣传教育深入全社会。

  三、“危害最小化”禁毒战略

  1987年,澳大利亚启动了“全国反对毒品滥用运动”(National Campaign Against Drug Abuse),为减少毒品的滥用提供了一个全国性的工作框架。该运动于1993年正式更名为全国禁毒战略(National Drug Strategy),并延续至今。全国禁毒战略是统领澳大利亚国内酒精、烟草和毒品滥用问题的一个综合性政策,其宗旨概括为“危害最小化”。

  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2017-2026年国家禁毒战略》中提出了实现“危害最小化”这一宗旨的总体方法,包括三个方面的具体目标:一是减少需求,具体目标是防止摄入或延迟开始使用毒品;减少社区对毒品的滥用;支持人们通过循证治疗降低对毒品的依赖性。二是减少供应,具体目标是预防、制止或以其他方式减少毒品的生产和供应;管制毒品的供应。三是减少危害,具体目标是减少毒品对人们健康的不利影响;减少毒品对个人及其家庭、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

  在减少危害方面,《2017-2026年国家禁毒战略》提出了以下具体行动:一是增加获得戒毒治疗的机会,以减少毒品依赖,减少滥用毒品对个人健康、社会和经济带来的危害。二是监测新毒品,一旦发现新型毒品,有关部门要及时为卫生、执法部门提供建议,教育部门和社会服务部门要及时向个人和社区告知新毒品的相关信息。三是推广禁毒信息,并为个人、家庭、社区和与毒品接触的高风险人群提供资源支持。四是要为高流行率或高风险群体和地区提供干预,通过改变环境来改变风险行为。五是要加强实施系统转移,促进更多的因轻微毒品犯罪而被捕或被判刑的人从刑事司法系统转向医疗系统,让他们接受治疗服务并参加教育或评估课程。

  四、全面的治疗服务

  澳大利亚酒精和毒品(AOD)治疗服务非常普及和全面,该服务不仅为酗酒或吸毒人员提供治疗和支持,还为其家人和朋友提供支持。在澳大利亚,所有州和地区都有公共资助的该服务,这些服务大多数由州和地区政府资助,小部分由澳大利亚政府资助。酒精和毒品治疗服务提供多种治疗方法,包括戒毒和康复、咨询或药物治疗,还有些特别服务通过帮助吸毒者发展技能,促进成瘾者实现无毒品的生活方式并防止复吸。

  通过实施“危害最小化”禁毒战略,澳大利亚的禁毒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尚未取得根本性改善。澳大利亚《2017-2026年国家禁毒战略》提出,政府将继续坚持“危害最小化”这一根本宗旨,积极开展禁毒实践,加大禁毒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强化澳大利亚政府各个机构之间、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和个人的合作伙伴关系;加强国际统筹与合作,力求减少毒品带给澳大利亚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危害。

编辑:周鹏程
审核:胡江、张永强